首 页 机构简介 尧裔寻根 非遗名录 作品欣赏 人文地理 民俗民风 网站荣誉 影视播放 论 坛 微 博
唐尧文化传习台(之二)
非遗传承保护工程推介(之二
唐县政府实施“唐尧的传说&#
非遗传承保护工程推介之一
唐尧文化传习台 ( 之一)
《唐县旅游文化资源概览》出版
站内搜索:       搜索方式:  
唐县唐尧文化研究会章程
唐县唐尧文化研究会第二届理事会当选人简历
唐尧文化研究会第二届理事会当选人名单
优秀网站
优秀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浼犺

唐尧学艺

韩增寿

  放勋十二岁了,长得身板结实。一天,庆都把放勋叫到身边,说:“儿,你也不小了,该学点儿本领,长些见识啦!日后你若能像你父亲那样君临天下,没有本领,不知道民众疾苦怎么行呢?”放勋说:“孩儿我愿意学,但不知要学些什么?”庆都说:“人要生存,就得打猎、种庄稼,还要有手艺。你先去学打猎,当个猎人吧!”

放勋拜有名的猎人伯益老人为师,学习打猎。

  唐河两岸到处都是森林,野兽经常出没。伯益老人告诉放勋,打猎要学会爬树、登山、钻洞。打黄羊、打麋鹿要跑得比羊、鹿还快,打虎、打豹要比虎、豹还猛,捉松鼠、猴子要比松鼠、猴子还灵活。要练眼力、臂力、脚力。放勋恭恭敬敬、专心致志地向老人学本领。

一天,放勋看到空中飞过一群大鸟,就问师傅:“这鸟肉不是也可以吃嘛,为什么不打鸟呢?”师傅说:“谁都知道走兽不如飞禽,地上跑的不如天上飞的。鸟机警得很,不等靠近就飞了,怎么能打得住鸟呢?”放勋听了没吱声,整天琢磨打鸟的办法。他捡起一颗小石子朝一棵树扔去,石子不偏不倚打在树干上。他想,如果这棵树是只鸟,不就被打中了吗?于是他天天练习掷石子,练了一段时间能打中落在树上的鸟了。他拿给师傅看,师傅夸奖几句,放勋的劲头更足了,后来连飞起的鸟也能够用石头打下来了。

放勋在两条绳子中间缀一小块布,把石子装在布片上,用手抡起绳子,突然松开一条绳子,石子就会嗡嗡作响飞到很远的地方。人们管它叫石流星,也称“嗡包”放勋用它打鸟打小野兽,比手抛得远多了。

一次,放勋跟其他人一块儿打猎。空中有一群大雁,成人字形飞来,嘎嘎直叫。有个同伴说:“放勋,你整日练石子,能把大雁打下来吗?”放勋瞅瞅师傅,伯益老人说:“试一试,打不下来也不要紧!”放勋见师傅发了话,就取出石流星,装上石子,抡了两轮,喝一声“着”,只见一颗石子疾速向大雁射去,一只大雁“扑拉拉”掉了下来。放勋跑过去把大雁拾来,人们看到大雁头上汩汩流血,无不惊叹:“真是块神石头!”

伯益老人找到一群狼的踪迹,就带放勋和其他猎人设法把这群狼引到一条三面是悬崖的葫芦形山谷里。老人命人们堵上谷口,然后在山谷里放起火来。放勋和大伙儿在悬崖上朝下观看,只见山谷内的荒草和树木熊熊燃烧,那群狼东奔西突,凄叫连天。一天后火熄灭了,山谷内草没了,树都烧焦了,地上躺满了黑乎乎的死狼。人们高兴地拾取猎物,放勋心里却很难过,对师傅说:“树林烧了,动物怎么滋生繁殖呢?狼烧死了皮也不能用,肉也不好吃,多可惜呀!”老人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打大的野兽实在难啊!”

放勋一个人在大茂山的森林里寻找猎物,不小心一下子跌进了泥坑,挣扎了半天才从坑里爬出来。他坐在坑边休息,忽然眼睛一亮,挖陷阱不是打猎的好办法吗?回去后他把想法告诉师傅,师傅很赞成。于是放勋和伙伴们在野兽出没的道路上挖了很多陷阱,上面盖上树枝,做好伪装。

  放勋的办法成功了,陷阱里常常掉进大野兽。这天,放勋挖的陷阱里掉进了一头大野猪,放勋和师傅及几个猎人朝野猪身上扔石头,费了很大劲才把野猪砸死,又费了很大劲儿才把野猪抬回村里。当天晚上,一村人聚在打谷场上,点起火把,兴高采烈地吃着野猪肉。村里的长老把最宝贵的猪心拿给伯益老人师徒吃。放勋成了打猎英雄!

春天到了,放勋又跟王亥老人学种地。

王亥老人带放勋去挖地。挖地的工具是木耒,木耒像现在吃饭用的刀叉,放勋第一天干活,就弄得满手血泡。他对师傅说:“挖地又慢又费劲儿,种地太难了,咱们养着马,养着牛,为什么不用马和牛呢?”王亥老人笑了,说:“种地就是苦,脸朝黄土背朝天,一天到晚不得闲。养牛养马是准备杀肉吃的,自古以来谁见过用牲畜种地的?”放勋说:“牛的力气大,不伤人,我们试试看怎么样?”老人说:“年轻人敢想敢干,试一试怎么不可以呢?”

放勋找来几个伙伴帮助驯牛。他从牛棚里牵出一头半大的黄牛,用绳索的一头拴住牛脖子,把绳索的另一头拴在一根圆木上,让牛练习走路。牛是野牛,哪愿意套着绳索,拖着重木好好走呢?它不是疯跑就是卧下,疯跑时几个年轻人拉都拉不住,卧下了几个人抬都抬不起来。人们用鞭子抽、棍子打,牛就是不动弹。一帮人累得满头大汗,那牛也呼呼喘气。放勋急得直跺脚,嚷嚷道:“犟牛,犟牛,怎么样你才听话呢!”自此,牛落了个“犟牛”的称号。

牛没有驯成,放勋又拉出一匹马来驯。这匹马又踢又咬,不让人靠近。同伴们一起把马拉住,让放勋骑上去。马疯狂地奔跑起来,一会儿撂蹶子,一会儿前腿直立,把放勋甩出去老远,跌得鼻青脸肿。驯马也失败了。

王亥老人看到这情景,对放勋说:“孩子,牛马是不会轻易听人使唤的,驯牛驯马是件大事。别灰心,我听说西边很远的地方有座牛马山,山上住着牛王爷和马王爷,你去找他们问个办法吧!”放勋说:“师傅说得对,光靠蛮干,没有人指点不行,我这就去找牛王爷、马王爷。”放勋于是拜别了老人和乡亲们,带着干粮,一边走一边打听,走了好几天到了牛马山。牛马山白云缭绕,陡如刀削,一条路都没有,放勋又爬了一天一夜才到了山顶。

  山顶上有一间房屋,屋前有一株大树,两个老人正在树下石桌上下棋。一个老人头上长角,穿一身黄衣;另一个老人长着三只眼睛,穿一身红衣。两人下得全神贯注,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到有人来。放勋想这可能就是牛王马王了,不好惊动,就在旁边等候。一会儿听到一位老人轻轻咳嗽,摸起桌上茶盅喝水,想是茶盅干了,老人没有喝到水,仍把茶盅放在桌上,只顾下棋。放勋见状提起茶壶给两个老人斟上水,老人一边喝水一边下棋。这盘棋直下到红日西沉才分出输赢。

放勋给老人施礼跪拜,求问驯牛驯马的办法。长角的老人说:“小伙子福缘不浅,你给我俩倒了五盅水,我们要给你们服役五千年哪!”放勋不明白老人指的是什么,老人说:“日后自知。驯牛方法很简单,不用棍,不用鞭,一根麻绳鼻中穿。”三眼老人说:“驯马也简单,不用棍,不用鞭,一根麻绳嘴上拴。”放勋还想再问,两个老人已经站起身来,摇摇摆摆走出几步,化成一道清风,倏忽不见了。

放勋回到村子里,跟王亥老人说了牛王马王的话。王亥老人说:“牛王马王是神仙,他们的话肯定灵验。”二人拉出牛来,把一条麻绳穿进牛的鼻子里。鼻子是牛身上最敏感最脆弱的部位,拉动麻绳牛头就随着麻绳转。牛老实了,你说向东它就向东,你说向西它就向西,硕大的牛被一条麻绳弄得服服贴贴,这叫“牵牛鼻子”。王亥老人做了一架木犁,放勋牵头牛,老人扶着犁,牛不紧不慢地拉犁向前走,不大功夫耕了一大片土地。乡亲们都来观看,奔走相告:“牛会犁田了!犟牛不犟了!”

放勋和师傅把一条麻绳拴在马嘴里的牙龈上,马不老实就使劲地拉麻绳,勒得马呲牙咧嘴。马也慢慢地变老实了。马是有灵性的动物,适于乘坐和拉车。放勋和师傅做了一辆车,套上马送肥料、拉庄稼,成为种地人的好帮手。

  牛耕地,马拉车,牛马为人类服役了几千年。

庆都的娘家——陈锋氏族是制陶世家,于是庆都就把放勋送到陈锋氏族学制陶制陶师傅虞老人收下放勋作徒弟。

制陶有一系列的工艺流程,淋土-和泥-制坯-整形-装窑-烧火-出窑。放勋初来乍到,什么都干,什么都学,不怕苦。师傅愿意教他,同伴们愿意帮他,放勋很快掌握了制陶的技术。

当时人们的生活用品都是陶器,需求很大,每天陶场上都聚满买陶的人群,有的几天都得不到需要的货。放勋问师傅:“咱们为什么不多烧点儿,满足他们的要求呢?”虞老人看了看徒弟,摇摇头说:“不成,一次只烧这么多,着急也没有用!”当时烧陶是把干陶坯垛起来,外面抹上泥,堆上土,烧到一定火候熄火,把外面泥土剥去,晾上几天,陶坯就成了陶器。一次也只能烧几十件,最多百十来件。  
  放勋日思夜想怎样做出更多的陶器来。他白天干活,夜间睡在山洞里。一天,放勋突然灵感爆发:这洞不是可以装陶坯吗!洞大装坯多,洞深密封好,只要留出火道、烟道不就可以了?第二天,他把想法告诉师傅,师傅琢磨琢磨觉得有道理。于是选了一块梯状田地挖了一个竖洞,在竖洞的底端挖开一个横洞,竖洞装陶坯,横洞作通道烧火。这样一个新式的烧陶装置就诞生了。

  在师傅的指导下,放勋等人在新装置里装了三四百件陶坯,留好烟道,用土封顶,而后点火试验。几天之后,人们掀开顶,哈!件件都是青魆魆、响当当的优质陶器,只有边缘靠壁的地方稍带红色。人们欢呼起来。师傅说:“这是放勋想出来的办法,放勋给新装置起个名字吧!”放勋想了想,说:“这家伙是缶(陶器名)住的屋子,就叫‘窑’吧。”师傅说:“对!这个名字好!”由于窑是放勋发明的,人们把放勋叫成“窑”,死后谥号“尧”。

  采  录:韩增寿(男,56岁,唐县峪山庄村人,机关干部) 
  时间地点:2008年7月于唐县峪山庄

5001人参与
版权所有:唐县唐尧文化研究会 邮编:072350
技术支持:唐县信息产业局 电话:13930230099
备案号:冀ICP备11023736号-1 地址:河北唐县向阳北街27号3楼